76歲老人傾訴:晚年臥床不起時才知道,人老了最牢靠的底牌是什麼,說得真對!

li李 2022/11/10 檢舉 我要評論

網上曾有一句話讓很多老人產生共鳴,那就是:誰的晚年都是一場血雨腥風的劫難。

聽起來覺得非常可怕,晚年那樣的凄涼,那為啥我們還要生兒育女呢?一輩子的打拼不都是為了能夠有個不錯的晚景嗎?

人老了,最怕的不是退休金少,也不是住房面積不夠大,更不是子女沒有別人家的有出息,而是我們的身體健康出現了問題,尤其是臥床不起的時候,才真正明白,人老了,最牢靠的底牌是什麼?

社區里,76歲的秦大娘說:人這輩子, 有啥不能有病,缺啥不能缺錢,人生到了最后,我們手里最牢靠的底牌是這三個: 善待自己的老伴,健康的身體,兜里的金錢和有心的子女

傾訴人:76歲的秦大娘

善待自己的老伴

我今年76歲了,去年摔了一跤,大多數的時候,我只能臥床不起,偶爾起來也只能拄著拐杖在房間里走動一下,可經常會被樓下的反映,說是打擾了人家的生活。

就因為這個,我想起來活動活動,都會被身邊的老伴吼幾聲,作死啊,樓下一會就上來又說你吵到人家了,況且人家現在還有「奶娃子」的, 躺著待著吧

人到晚年,沒有了健康,沒有了自由,有時就想早點解脫,尤其是看到身邊的老伴,不僅沒有溫情的言語,更多的是嫌棄的語言,有時他喝幾杯酒后,指著我說,趕緊走,給別人騰地方。

有時,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說給我聽,還是詛咒我早點走的心理,身邊的老伴總是說我們熟悉的人里,誰誰又找了年輕的女人搭伙過日子,把誰誰伺候的跟年輕小伙似的;偶爾也會說,還是原配老伴好,說啥也不生氣,也沒有那麼多的算計和計較。

人到晚年,得不到身邊老伴的善待,內心猶如寒冰。我們做女人的,一輩子都以老伴為中心,年輕的時候,家里有點好吃的,都要緊著他和孩子,自己嘴巴上說不愛吃,誰不知道肉香,湯美味呢?只不過是心疼老伴和孩子,覺得老伴是一家之主,孩子是家庭的未來,似乎只有我們女人是無足輕重一樣。

退休后,我也曾想過對自己更好些,可還想著多為子女們積攢幾個錢,在他們需要的時候,能夠貼補一下,也就把自己往后又挪了一步。

本以為能夠與老伴攜手到晚年,是人生最美的夕陽紅。誰知,自己不但不能夠再為老伴做飯洗衣,還要臥床不起,等著老伴給我換衣擦背。 以為自己前幾十年的付出,會在自己這個時候得到曾經的回饋。

誰知,不僅沒有笑臉,還整天的嘮叨和不堪入耳的話語。雖然自己還有口氣,可實在是覺得這樣沒有質量的生活,生不如死。

2、健康的身體

人老了,自己身體健康,行動自如,比什麼都重要。我在健康的時候,每天晨起去廣場鍛煉身體,買菜做飯,收拾屋子,獨處時喝茶聽曲,偶爾也會跟老姐妹一起逛街去商場購物。

那個時候,最舒心的是我老伴,他雖然也退休了,整天起來就有可口的飯菜,以及溫熱適度的茶水喝,每每他出門的時候,我都會給他帶上提前沖泡好的茶,加一點蜂蜜,這樣他喝起來不僅解暑,還能夠補充營養。

每天我都會詢問老伴想吃啥了,包餃子,燉鹵肉,煲雞湯, 只要是老伴想吃的,我都會盡量滿足,偶爾也會陪著老伴小酌一杯,聽他說過去的往事。

快樂的時候都是在我身體好的情況下,偶爾的感冒發燒,我只需稍加休息,吃點藥就扛過去了。去年,本來有電梯,那天有點著急,也許就該出事吧。我覺得就五樓,走下去也無妨,年輕人坐電梯上班是要緊。

誰知,快到樓下了,腳崴了一下,摔了一跤,大腿根的胯骨斷了,需要平躺著靜養。這一躺就沒有再起來,感覺渾身的骨頭都散架了,自己明顯地感覺到身體肌肉的消失。

原來很粗的大腿瘦了很多,小腿更是瘦的只有以前的胳膊粗了,沒有力氣,更沒有精力, 想聽一會書吧,老伴嫌棄吵,想跟老伴交流一下吧,我們無話可說,一說就錯,一說就吵。

人啊,想要有個好的晚年,一定要提前鍛煉身體, 一是要注意合理飲食,二是要主動運動。不論啥時候,自己能夠自理,不求人,就不會受很多的「屈辱」。

、兜里要有錢,子女有孝心

都說,談錢傷感情。可人到晚年,不僅要跟身邊的老伴談錢,還要跟子女們談錢。

我身體好的時候,老伴主動把退休金都交給我打理,從不詢問家里有多少存款,都存在哪家銀行,或者買了什麼理財產品。子女們需要幫扶的時候,我也會跟老伴商量著給子女一些贊助, 老伴總說,你看著辦吧,家里的大權都在你手上,你說了算。

那時候的感覺很好,老伴也不那麼煩人,招人恨,子女也有孝心,時不時會帶著禮物回來看望我們一下,幫忙做些家務活,到節假日了,也會帶我們出去散心轉轉。

自從,我臥床不起后, 老伴把自己的退休金要走了,還整天詢問我家里的存款有多少,具體存折在哪里。好像我真的就要一下子走了似的,子女回來也會一邊揣度著家里的錢有多少,一邊善意地提醒我要提前做好告知的準備。

人性自私我不否認,但人性薄涼真的讓我倍感傷心。老伴做的飯菜不好吃,偶爾還糊弄我,說少吃點有助于健康。我想請保姆,老伴和子女都覺得麻煩, 最主要是費錢。

兒媳早已退休了,話里話外都是別人家老人需要照顧的時候,都會把給保姆的錢給兒媳,作為讓兒媳不受委屈的獎賞。我自然是明白怎回事, 我也同意把我的退休金給兒媳,這樣我的日子會更好些。

誰知,老伴不同意,說我又不是那種特別難伺候的,再說還有他在家,兒媳也做不了啥,每月給幾千塊錢不劃算。 兒子就說是我老伴故意留著錢,等著跟別人搭伙過日子。

這對父子都把錢看得很重,我沒有搭理他們,給老姐妹打電話,托他們給我介紹保姆,我自己有退休金,還有存款,我自己請保姆好了。

人到晚年,臥床不起的時候,你才會明白,這輩子最牢靠的底牌是什麼,說到底, 也就是自己要有健康的身體,要有足夠支撐晚年的金錢,若還能夠有善待自己的老伴和有孝心的子女,那是錦上添花,沒有也能夠挨過去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