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歲退休單身女人直言:「我的養老房不能賣,不想再婚直說就好」

li李 2022/10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有人說,如今中老年相親節目堪比德云社的相聲段子,不僅是因為當事人的奇葩要求,更有制作者的精心解讀,讓我們這幫看客,既看到了現實的人性,又理解了為啥「老來難」的緣由。

身邊也有這樣的實例,53歲單身多年的李姐,本是跟前夫商量好丁克一生,怎奈,女人經不住歲月的慢熬,終究在45歲那年,發現前夫跟外面的女人不僅有娃,還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家。

要強的李姐失婚后,獨自居住多年,療傷治愈。如今的李姐已經退休3年,身邊的姐妹總是勸說她還是再找個老伴的好, 也許能夠遇到真心相待的人,攜手走完剩下的余生。

經過一年多的接觸,李姐與48歲的小趙在一起了。小趙是喪偶的單身男人,獨生女兒如今在讀大學,有一套福利房,每月的工資大概5000多。

小趙比李姐小5歲,單從模樣上看,卻要比李姐看著老相些。但李姐不在乎他們之間的年齡差距,在與小趙在一起的一年多的時間里,李姐覺得小趙還算可以托付終身的男人。

然而,說好了他們領證再婚, 不想小趙的一個要求,讓李姐決定放棄他們這段感情,畢竟到了退休的年紀,誰都要為自己的未來著想。

傾訴人:53歲的李姐

丁克20年的婚姻

畢淑敏曾說:「婚姻是需要忍耐的,長久的、持續的、充滿定力的忍耐。」

婚姻的初期是充滿憧憬的,期待著彼此能夠「一生一世一雙人」的攜手走過漫漫人生,和諧,美滿,沒有爭吵;然而,真實的婚姻里,卻 有太多的失望、心寒和無可奈何。讓人不知道該怎樣應對,內心充滿了疲憊。

我和前夫是校園戀情走進婚姻殿堂,有多年的感情基礎,也有各自的職場能力。不是因為我不想要孩子,只因前夫跟公婆關系緊張,他跟我說,他不想要孩子,害怕將來他跟孩子的關系不好。

因為愛,所以懂得。理解前夫每次回家看望公婆時的爭吵,雖然每次都是公公挑事,但前夫也沒有好好說話,他們彼此間還是在意對方,只是表達方式不好,以為「老子就可以肆意打罵兒子」。

然而,女人往往忽視了時光的摧殘,以及歲月的磨礪。總以為自己的付出能夠得到對等的相待,在人生路上,夫妻間的那段感情早就被歲月打磨完了,剩下的不過是親情的維系。

沒有孩子維系的婚姻似指尖沙,風一吹就散了。20年的婚姻敵不過一聲「爸爸」的溫情。也許,從企業改制后的「生活AA」開始,我與前夫的婚姻就逐漸走向了破裂的邊緣。

當時只道是尋常,如今想來是「預謀」。20年的丁克婚姻,因一段婚外情和一個孩子而分開,也許,于前夫是涅槃重生,于我則是「后悔終生」。

45歲失婚后的療傷

前夫是我們單位里中層領導,我們的婚姻曾被很多人羨慕,覺得我們沒有過多的牽絆,可以肆意瀟灑地游玩,不必為子女買房娶媳婦,可以有「說走就走」的旅行。

然而,我和前夫在多年前的那場企業改制后,我們就生活AA了,每月前夫固定給我一筆生活費,其他的收入,我們各自管理,誰也不查誰的存款。

最初的時候,我覺得這樣的日子很好,彼此也不必有什麼負擔。公婆住院,我作為兒媳只需要過去看看, 不必出錢出力,親力親為地付出,一切費用前夫自己解決

我父母這邊的人情往來,也是我自己出錢出力,前夫時不時地到場出席一下就好。 看似誰也不看誰的臉色,卻是越過越感覺「無情,無愛,無性」。

直到那個年輕的女人把前夫「一家三口」的照片發給我的時候,我才知道自己不過是前夫人生里的玩伴。如今人家才是正常的婚姻生活, 有娃,有家,有車,還有全職在家為男人操持家務的女人。

沒有撕逼,沒有爭鬧,我們平靜地失婚。父母罵我傻,姐妹說我「幼稚」,既然得不到人,為啥不要一筆足夠的養老錢。

人都是有骨氣的,既然陌路,何必糾纏。因為曾經的深愛,所以輕松放手,放過別人也是放過自己。幾年的療傷,我越來越佛系了,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和評價,過好自己的余生才是最好的生活。

我有愛我的親人,有敬重我的小輩人,對于侄子,外甥,我都是慷慨大方的,不論是他們讀書,還是參加工作,以及未來的結婚,我都會給予他們最溫暖的親情支援。

與小趙在一起一年,他的一個要求,讓我看透了男人更現實

50歲退休后,雖然每月只有4000多的退休金,可我跟前夫那些年的AA生活里也積攢了不少的存款。跟前夫失婚后, 我雖然沒有要前夫給予我一筆養老費,但我讓他給我在市區里首付了一套60平的電梯房。

最初的時候,前夫不愿意,我拿出新學的法律條文,告訴他,我可以控告他「重婚罪」,那他不僅失去了工作,還有可能會在「班房」里呆幾年。一套60平的電梯房,首付十幾萬,對于前夫就是毛毛雨而已。

如今我居住在市區里的小房子里,我也一次性把房子的尾款付清了,還把單位的福利房租出去,每年有幾千元的租金,足夠我在市區里這套房的物業和水電暖。

退休后,我給自己找了好幾個興趣愛好,沉浸在這些愛好里,也接觸到了許多老年人。時間長了,大家都為我的未來操心,幫我物色「老伴」。

用老姐姐的話說,你無兒無女,還是有個老伴的好,畢竟往后余生里有個伴比孤獨一人要好得多。再說了,你看著還這樣年輕, 有房有閑有存款,找個年歲小一點也有人愿意。

這樣,經過老姐姐們的介紹,我認識了在大型超市里做電工的小趙。他比我小5歲,有個獨生女兒在讀大學,老婆因病過世。

我們兩個人在一起一年多的時光,我覺得小趙雖然不善言語,但還足夠穩重老實。就在我們商議領證再婚的時候,小趙跟我商量, 能不能把我這套電梯房賣了,他再加20萬塊錢,我們貸款買套三居室的大房子,這樣他女兒將來回來好居住在一起。

我思考了許久,我這套房已經沒有貸款了,如今雖然房價下降了,但我這是學區房,也能夠賣大幾十萬,再加上小趙的20萬,他的公積金貸款,似乎這里面我吃虧了好幾十萬。

我跟小趙說,如果你想換大房子,我不反對,但我的 這套電梯房是我的養老房,我是不會賣的,你若不想跟我領證再婚,你直接告訴我就好,我不會糾纏你。

往后余生不想與誰再婚,搭伙,寧愿孤獨也不將就

因為賣房再買房的事情,小趙已經有一個多星期不來找我了,既沒有微信也沒有電話。我就默認是我們之間分手了。

女人沒有了婚姻,也沒有子女,若再失去這套房, 我覺得小趙說「有他就足夠」的話語可信度太低了。男人比女人現實,若不是小趙太過于自信,覺得我會為他賣房,再買房,他不會跟我在一起一年多的。

也許是小趙覺得我在與他相處的一年里,從不跟他提出要求,要生活費,要彩禮錢,甚至出去吃飯也是我主動結賬。在小趙的心里,我就是有錢的單身無依無靠的女人,他只要對我好,用所謂的好聽話來麻痹我,也許我就會「戀愛腦」的同意他的如意計劃。

通過小趙的事情,我也算是明白了,為啥那麼多的單身女人不愿意再找老伴,原來有這麼多的陷阱,不是女人現實,而是女人太過于鐘情,往往會被所謂的感情蒙蔽了雙眼,覺得自己始終是個例外,會有男人為自己付出真心。

往后余生,若遇不到真心相待的人,我寧愿孤獨終老,也不愿跟誰將就余生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