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早晚會明白,過得好的中年人,朋友很少,話也不多

li李 2022/09/28 檢舉 我要評論

畢淑敏在《友情》中這樣寫道:「友誼必須述說,友誼必須傾聽,友誼必須交談的時候雙目凝視,友誼必須在傾聽的時分全神貫注。」

在這個知交零落的時代,有一個能打開一扇心門,能共享同一種情緒,能雙目凝視而不逃避的人,是幸福的。

可生活之中,最難得的,就是幸福。有的人走過半生,孑然一身,有人行至前程,高朋滿座。

不是說孤獨讓人空落,也并非是朋友的親近讓人迷失,而是在這個世界里,朋友的多寡,并非是你過得好的主要原因。

就像種樹一般,你悉心澆灌了十多年的果樹,在一開始就種錯了品種,便會發酸,最后棄之。

朋友在精不在多,你會發現那些過得好的中年人,大多敏言慎行。

他們明白,人走茶涼是人間常態,隱晦一些又或是從容一些,也是一種聰明的表現。

很喜歡《綠皮書》中的一句話:「這世間有各種各樣的人,可恰巧我們成為了朋友,這不是緣分,而是我們本應該是朋友。」

就像雪莉和麥克一樣,一個沉默,一個不拘,卻能成為那般好友。

原因就在于,他們很少真心付人,也都同樣尊重彼此。

麥克雖然大大咧咧,朋友想的都是如何利用他,而雪莉雖然地位高,身邊唯一能說得上話的親近人,便是跟隨自己的老管家。

朋友少,才能把圈子弄得干凈。只要有痕跡的地方,都不會叢生雜草,只要有知己的人,心中便不再是荒漠。

即便讓他少說些話,他也能攢著一肚子的話,興意闌珊地敲開他的家門,煮茶,談笑契闊。

01、朋友寧缺毋濫,離人群遠心就靜了

這世間很多的事情,都講究一個寧缺毋濫。在網上有這麼一個問題:你愿意和旅行中結識的人交流,還是愿意和普通朋友分享心事。

答案讓人出乎意料,很多人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前者。其實細細想來,也能說得通,當你的生活越少被人知曉,你反而有種自圓其說的能力。

當你和素不相識的人,暢訴平生的喜與哀愁,既不用擔心別人點破,也不用擔心違背自己的心愿。

生活就是這樣,有話要說,就要找人傾訴,但并不是逮到誰就暢所欲言。要有選擇,要有能夠傾吐和自我寬慰的能力。

看過電影《白日夢想家》,你就會明白,一個過得好的中年男人,絕不是嘮叨滿腹之輩。

他們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會在旅行中結識朋友,會在猶豫的時候,選擇不做多想。

男主從一個只會抱怨,喜歡和朋友一起消極面對生活,再到一個只會敢于探索,敢于和自己交談的人。他的蛻變,也僅僅是一次走出舒適圈的嘗試。

試著遠離人群,但不要和人形同陌路,做到聽從自己,減少外界雜音就夠了。

02、不與愚者費心,矜持的漠視就夠了

楊絳先生有句話是這麼說的:「你不要和愚笨之人多費口舌,你一旦接了嘴,他們反而覺得越來越有理,也越來越有力。」

爭吵就是如此,一旦爭論過后,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話少一些,多放在自身的提升上面,事多一些,少放些累贅在生活之中。

能退一步是智慧,特別是對于中年人來說,走過了波瀾壯闊,見識了人情世故,更懂得何為明哲保身,何為束之高閣。

就像電視劇《張衛國的夏天》中其中最讓人感到無奈的劇情,就在于師兄所做之事敗露,兩人對峙的場面,讓人不禁覺得物是人非。

張衛國的人生,被對方所改寫,本該燦爛一生,卻成了操勞半生。

本該成為台柱子的張衛國,卻只能做些服務行業,才能勉強維持開支。

他也很氣憤,但事情過后是于事無補,事情已過,再怎麼爭執,也是于事無補。

所以他選擇了不再相見,以冷漠的方式告訴對方,自己不會原諒,但也已經接納了這般生活。

03、智者無需多言,旁人自會觸類旁通

在劉震云《一句頂萬句》作品發布的時候,有媒體也問道為什麼新書題名為《一句頂萬句》。

劉震云是這麼說的:「這世上很多的矛盾,不是爭吵所產生的,是一次又一次的語態升級,一次一次想出能壓對方一頭的話語。」

當我們變得不認輸了,不再能平靜接受失敗,我們的生活不會變得平順,反而會變得越發焦躁不安。

風浪的平靜是狂風暴雨的前兆,做人做事少一些話語,自然能多一些領會。

那些過得好的中年人,鮮少與人有口舌之爭,不是懦弱,而是知趣。

一種淡如蓮,不與他人相爭的悠然自若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