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休后,建議妳做個「無用」的人

li李 2023/01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01

影片《無問西東》里有一句台詞:「人把自己置身于忙碌當中,有一種麻木的踏實,但喪失了真實。」

年輕時,忙個不停。有人習慣了瞎忙,有人厭倦了忙碌,卻不得不忙,有人忙里偷閑。不管哪一種狀態,就是為了幾兩碎銀。

到了退休,如果還在忙,說明妳一直沒有活明白。妳以為自己是萬能的,到頭來只是「一廂情愿」而已。

《莊子》里有一個故事:一個工匠帶著弟子們去尋找木材。發現一棵很大的櫟樹,被當地的人當成了「神」。

工匠走近一看,發現櫟樹中間空了,材質很疏松,很容易腐朽。然后,工匠對弟子們說:「這是一棵無用的樹。」

夜里,櫟樹托夢給工匠:「妳憑什麼貶低我?要是我有用,早就被砍伐了,還能留到今天嗎?妳也是一個將死的人,又怎麼知道無用的樹呢?」

工匠非常驚駭,因為自己的「無知、妄議」。

記住,退休之前,妳是身不由己的;退休之后,妳是自由自在的。做個無用的人,就變成了神一樣的櫟樹。

02

社交無用,不如獨來獨往。

見或不見,我都在那里,不悲不喜;來或不來,我都在那里,不來不去......當我們到了退休的年紀,對于社交,就應該看淡了。

人在中年時,就會發現「朋友、親戚」都很現實,撇開了利益,似乎沒有幾個人會和妳交往。

或者說,很多人和妳推杯換盞,其本身是為了利益。因為妳所處的位置,對朋友來說,是有一定用處的。

人這一生,真的不必高估了自己的別人心中的位置。

講一個笑話,妳就會明白「為什麼被追捧」。

一頭在磨坊工作的驢子,趕集的那天,被一位禪師騎著去集市,周圍的人對禪師作揖。驢子認為,自己的地位「至高無上」了,人們居然如此客氣。

又一個趕集日,驢子獨自在路上閑走。曾經對它作揖的人,拿著鞭子驅趕它。

驢子忽然明白,受尊重的是禪師,而不是「它」——離開了禪師,它依舊是磨坊里的驢子。

人啊,要有自知之明。關于社交,應該知道「終極目的」。

當妳退休之后,合不合群都沒有關系,畢竟,妳有了一份退休金,也只有一份退休金。其他的利益,都可以舍去了。

如果有那麼幾個人,純粹是情感上的交流,不談利益,那就好好珍惜,視為知己。

03

職場無用,不如回歸「自我」。

有個效應叫做「復利效應」。

也就是說,真正的利益,需要持續去獲得,經過一定時間的增長,就會達到臨界值,從而利益會越來越多。就好比某樣很小的東西,經過多次復制之后,也能變得「巨大」。

人在職場,每天都處于上班、忙碌、下班的情形之中。每個月都能夠領到薪水,因而我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。

在收入增加的同時,妳還收獲了很多的「煩惱」:必須服從上司的安排,必須隨時接受調配。

似乎,利益和煩惱同時在增長。

當妳退休的時候,忽然有一種「久在樊籠里,復得返自然」的感覺。

人生的拐點,就在辦理退休手續的那一天。妳復制了很多的利益,以后就輪到年輕人「復制利益」了。

文豪陶淵明,離開職場之后,讀書、種地、寫文章、喝酒。人生真的很快樂。

在外人眼里,陶淵明的做法,就是「百無一用是書生」。

天天抱著書,生活還窮困,怎麼是有用呢?

直到陶淵明過世很多年之后,人們才真正向往「陶淵明」的退休生活。這就是「無用等于有用」。

職場以「利益」為有用;退休以「無用」為有用。

聰明的退休老人,都在放飛自我。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不被利益困擾,反而有了「無心插柳柳成蔭」的奇妙用途。

04

育兒無用,不如任其成長。

有一種智慧,叫「讓別人顯得更有用」。

家里的老人顯得「無用」了,那麼年輕人的作用,就真正發揮出來了。

老人很強勢,年輕人就會變得弱勢,做什麼都不會「出類拔萃」。

一個家庭,就像一棵大樹一樣。老年人是最頂上的葉子,年輕人是強壯的樹干。唯有到了秋天,葉子落下來了,強壯的樹干,才能露出來。

有一個叫華盛頓的名人,他很小的時候,拿著父親的斧頭,把家里的櫻桃樹砍掉了。之后,他很害怕,因為多半會被父親責罵。

當他戰戰兢兢地把事情說出來的時候,父親笑著說:「真是一個誠實的孩子。」

若干年之后,華盛頓做了總統。

孩子把樹砍了,有什麼用?如果被父母責罵了,那就真的無用了;如果被父母當成一次教育的機會,就有用了。無用和有用,就在一念之間。

事實上,類似的事情,常常發生在我們身邊:孩子堆砌麻將,然后推倒。一點用處都沒有。 如果父母不去責備,那麼孩子就會很自由。父母什麼都不做,反而「有用」了。

當妳退休了,還把孩子管得很緊,說明妳在遏制孩子的天性,在逼著他們變成無用的人,從而體現出妳的有用。

做無用的父母,這是退休老人的必修課。

05

演員陳道明在六十歲左右的時候,寫了一篇《做點無用之事兒》。

文章里表達了這樣的觀點:很多演員都想爭奪主角,一開始就想著爭執,甚至要爭到妳死我活。也有人急功近利,希望利益最大化。

到處都有人強調「有用的事、有用的人」。除去了功利,人心就會變得空虛,浮躁。

陳道明說:「不做無為之事,何以消遣生涯。」

人老了,需要學會悅己:讀一些無用的書,做一些無用的事,花一些無用的時間,養一些無用的花草——不再被外物干擾。

要明白,廢柴不是廢柴,還能點燃篝火;朽木不是朽木,還能肥沃土壤。

曾經弄丟的靈魂,需要找回來,別管有沒有用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