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不喜歡化妝和打扮的女人,往往是真正過得好的,只因她們堅持了這兩點

li李 2022/08/19 檢舉 我要評論

愛美之心人皆有之。這里的愛美,不僅僅指將自己仔仔細細打扮得美,更主要是擁有一顆追求美的心。無論是樂意看到美麗的自己,還是樂意看到美麗的事物,都是在追求美。

追求美,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領,是人類驕傲的特征。人類無止境地追求美麗,無論是藝術,還是文學,無論是抽象的還是具體的,人類在各處尋找美。

詩詞是美的,藝術也是美的。押韻對仗的詩是美的,抽象魔幻的畫也是美的。山間綠蔭的風景是美的,熾熱荒漠里一望無際的荒蕪也是美的。

人類對于美的定義,可以說是抽象的,也可以說是具體的。我們對待美,越來越多元化,接受程度也越來越高。

女人也是如此。女人追求美,這并沒有什麼錯,也并沒有什麼大逆不道,違背三綱五常。只是,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獨獨只追求那外表的美麗。也不是所有的女人整顆心思都放在讓自己變得美麗上面。

中國著名作家賈平凹在散文集《自在獨行》中,曾經寫過一篇名為《談打扮》的文章,他在文中的描寫,讓人茅塞頓開。

他將女人比作燈籠,女人的外表是那層燈籠紙,女人的人格和素質則是里面的燈泡。燈泡發出什麼顏色,外表就會呈現怎樣的光澤,倘若燈泡不亮,那麼不管包裝紙怎樣精美,燈籠看起來都是灰暗的。

賈平凹如此描寫,目的是為了告訴我們,女人要是真的想過的幸福,最重要的還是在于內心世界的豐富,而不是對自己外表的無限修飾。

一:保持獨特,才會讓人充滿魅力

這世間有許多種形狀的魅力,對于那些一門心思想要自己變美的女人來說,其實浩瀚星空千萬丈,并不遮各位任何一個人的光芒。

她們都是各有各的美,各有各的不同,各有各的魅力。

但是,真正讓這些人看起來不同的,并不是她們一律的「美」,而恰恰是她們各人身上與眾不同之處。

賈平凹在《談打扮》里這樣寫道:人如果都是美人,那麼也就沒有了美人。

這話當真是令人豁然開朗,不得不說,有許多種美都是在比較之下產生的。假若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女人,沒有另外一個女人與誰相比較,那麼人類永遠也分不出來什麼是美人,什麼不是美人。

審美能力,很多時候也是一種審丑能力。讓你看起來美麗的,往往不是那些你身上與別人千篇一律之處。恰恰相反,是你身上那些獨獨屬于你的獨特之處,正是這些獨特之處令你擁有別人無法擁有的魅力。

保持獨特,才能夠讓你一直充滿魅力。

獨特是什麼樣子的呢?大概就如同《小王子》里,小王子養的那朵玫瑰一樣。

在玫瑰誕生的地球上,其實還有著千千萬萬個與這朵玫瑰一樣的玫瑰。每一朵玫瑰花,都是鮮紅的、熱烈的、美麗的、奔放生命的。

可是,小王子卻對自己的這朵玫瑰說,她就是最獨特的玫瑰。因為全世界有這麼多玫瑰,只有這一朵是他的,只有這一朵是與他有聯系的。其他的玫瑰,與他無關。

小王子的話安慰了這顆又敏感又矯情的玫瑰花兒的心。可是,小王子的話沒有說錯,使你與眾不同的,才是真正的獨一無二的魅力。

這朵玫瑰花對于小王子來說,就是全世界最獨特的玫瑰,是整顆星球上唯一的玫瑰,是他心中唯一的玫瑰,是整個宇宙里他最在乎的玫瑰,也是世間千千萬萬朵玫瑰中僅僅與他有聯系,只屬于他的玫瑰。

保持著自己的獨特,才能夠永遠擁有專屬的魅力。這魅力、這獨特正使你和他人區分開來,使你不同,使你獨自閃耀。

二:精修內心,才能獲得真正的美麗

一個人真正的美麗并不體現在他的外表,試想之,當你與一個人真正相處了很久的時間之后,你自然會發現他身上的不同。

可是,這不同是有哪一個存在于外表里的嗎?

不,都不是,沒有一個你認為的不同是存在于他的外表,而是都出自于他的內心,他真正的質量,他的內核。

一個人真正能夠彰顯自己的美麗的地方,正在于內心,而不是任何的外在。

賈平凹先生說的不錯,其實不只是女人,任何人都像是一盞燈籠。假若這盞燈籠外面那層燈籠紙再美麗非常,再用許多顏料和筆墨來修飾,再用許多美麗的意象和圖畫來裝飾。

這盞燈籠,如果里面的燈芯沒有油,到了晚上就不亮,到時,誰還能看得見這盞燈籠的魅力呢?燈籠紙上美麗的圖畫,到了夜晚沒有光照耀,還有誰能看得清呢?

這與做人也是一個道理。這也好比一個人像一列綠皮火車,火車無論是外在裝修得多麼獨特而又新奇,多麼富麗堂皇,多麼奪人眼目,假若這列火車一直沒有燃料,那麼他的一生都是只能停在鐵軌上,哪里也去不了。

以上的兩個比方都在告訴我們,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乃人最常見的表現形態了。

一個人不在意自己內心的人,就算外表如同花兒一樣,他仔仔細細地將自己打扮,為了吸引人的目光,為了得到人的注意和欣賞,也為了讓自己獲得關注。可是,一開始出于外表的關注能夠持續多久呢?大概大多人同你攀談幾句話,就能知道你是否也有金玉在心中了。

一個真正把自己的日子過得好,獲得幸福的女人,一定是更注重精修自己的內心,而不是精修自己的照片和外在美貌的。以色侍人,無法長久。對于所有人來說,這條真理同樣適用。

以上就是為何那些真正過得好的女人,都是不怎麼喜歡打扮和化妝的女人。其實,并非是抨擊化妝和打扮不好,只是相比較之下,打扮和裝飾自己的內心比裝飾自己的外在重要的多。

能夠將自己的內心裝飾好的女人,一定是會幸福的。

END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