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休之后,命運出現這三個征兆,是天命難違

li李 2023/01/22 檢舉 我要評論

在《小窗幽記》中說:天薄我福,吾厚吾德以迎之;天勞我形,吾逸吾心以補之;天厄我愚,吾享吾道以通之。

意思是說,一個人的福分淺薄,就加強自己的德行來面對它;如果命運指定要筋骨勞苦,那就放松自己的心情來彌補它。

如果命運指定際遇困窘,那就加強自己的道德修行使命運通達。

它更是說明了一個道理,天命難違,但人事在我,我們可以通過自身的學習修養,來彌補容觀條件的不足。讓自己輕松愉快地面對艱難。

想想這些話,一個人的心里就會敞亮,也該知道怎麼做了,退休之后,命運出現這三個征兆是天命難違。

01:生老病死,天命難違。

話說天命難違,生命是一首唱不完的歌,是一首寫不完的詩,是一道流不盡的河。生命屬于妳自己,同樣也是屬于和妳有關的人。

生老病死,在這個飛來橫禍的年代,已經讓許多本不應走的生命離開了人間。在這里,我深深地感受到生命的脆弱。

人生在世,逃不出生老病死,我也一直認為這是命中注定,因為人生無法選擇出生,也逃不出死亡。

現實中,沒有人永遠不會生病,真因為疾病的可怕,有許多人在與病魔的斗爭,也是舉步艱難,也正是因為疾病,讓我們越發珍惜健康。

生老病死,一切都是自然發展的規律。

在傳道書中說:萬事都有定期,天下萬物都有定時;生有時,死有時;哭有時,笑有時。

這樣看來,我們為何還要自己拿自己的生命開刀,人人都應該珍惜自己脆弱的生命,過好每一天,過好這一生。

02:財聚財散,天命難違。

有這樣一句打油詩:財聚財散,飄忽不定,說窮說富萬般由命。

現實中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有多少人能堅持懷瑾握瑜、高風亮節而不為五斗米折腰呢?又何曾不是這樣的?

如今時代,沒有建立在金錢之上的事情,還真罕見。沒有錢誰幫妳干活,錢不夠誰為妳賣命。

但是人不能都往壞處想,比如親情、友情、愛情,有時是金錢買不到的。所以說,要尋求好金錢與感情的平衡點。

企業老闆,舍得花錢,關心員工,給員工加薪,同時也資助社會上的弱勢群體,這樣散發一些錢財,可以得到員工及至社會的認可與擁護,同時也能獲得事業的發展和人氣的旺盛。

相反,企業老闆如果做個鐵公雞,那樣的話就會失去人心,從而使企業蕭條。

03:福厚福薄,天命難違。

常言道:「厚福者必寬厚,寬厚則福益厚。」

一個寬大厚道的人,他們胸襟寬大,待人厚道,在人際交往上對誰都謙恭有禮,。真所謂厚可載物,能成大事。

俗話說:「福薄之人,難求富貴。」

縱觀社會,平時缺乏耐心與從容,多半是福薄之人,注定奔波勞累。

有道是:有福之人不用忙,無福之人忙斷腸,就是這個意思。

因此,做人還是要循序漸進,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才好。

對于人生來說,有一些世俗的認識和觀念都存在一些問題,但是沒有人會去懷疑,這其中錯誤的根源究竟在哪里呢。

佛家說過,「福厚福薄,皆有因果。」

比如,皇帝要興建一個工程,就開始搜刮民財,這時一位大臣覺得是勞民傷財,就為勸皇帝不要這樣做,因為這位大臣為民著想,是出于內心,所以這也是一件善事。

雖然皇帝最后還是建了那個工程,但是這位大臣的一念善心卻是非常可貴。

福厚福薄,不是天注定,而是要靠自己養成的。

04:是福是禍,躲過才是運氣。

人生的未來,一切都是未知數,這一切都不知道是福是禍。

有句話叫:「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,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。」

所以人生當中,要讓我們的人生想開一點,得之坦然,失之必然。所有的事情不是禍就是福。讓我們用積極向上的心態去面對,才能讓我們的人生,擁有更多陽光雨露。

人生在世,難免會遇到很多不如意,生活中出現不順心的事情,不要心懷不滿,或怨氣沖天,是好是壞都會過去,更不必耿耿于懷。

在真實的世界里,有苦有樂,有酸有甜,人活著最大的樂趣,就是從痛苦中把快樂找出來。

05:天道說,生存是一門學問,心懷善念,找到好運。

人生是一條有許多岔路口的路,人生之所以沒有完美,是因為遺憾和殘缺,始終都會存在。懂得了遺憾,就懂了人生。

生存也是個大學問,只想虛度光陰,人能不能選擇不思進取,虛度光陰得過且過,答案是否定的。

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,那些被壓在廢墟下的人,救援的人遲遲未到,但他們總還是要活下去的。

要想活下去,就需要賴以生存的糧食。但在廢墟下掙扎的人,莫說糧食,連一滴水都沒有啊。

他們沒有選擇,只能以嚼土充饑,飲尿解渴。由此可見,生存還真是一門大學問。

人的一生雖然短暫,但卻不一定在何時會遇上那麼幾次天災人禍。

比如最近的陽康人員,在發燒時,內心也會恐慌難受。小病小災的也就罷了,如果碰上的是滅頂之災,普通人一次就夠了。

有好心,說好話,行好事,結好緣,做好人,心懷善念,天必佑之。

心存善念就是一種修行,就像我們照鏡子,妳笑它便笑,妳哭它也哭,心存善念便會迎來更多美好的事物。

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;

妳的善良,自有天相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