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歲之后,建議提前做好離開的準備

li李 2022/12/19 檢舉 我要評論

01

古人說:「蕓蕓眾生,孰不愛生?」

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多活一些時日,尤其是在生活越來越好的當今社會。

事實上,我們一直在現實和理想之間搖擺不定。畢竟,人生百年,無法千年。當人過六十之后,生命就進入了尾端,誰都不知道,七十歲,還是八十歲,就要面對壽終正寢了。

生物學家達爾文說過:「壽命的縮短與思想的虛耗成正比。」

與其擔憂壽命的長短,不如坦然面對生死,積極化解思想上的消耗。

簡單來說,做好隨時離開的準備,又珍惜當下的一分一秒。建議你,做好以下幾件事,早一些從「各種擔憂」的困頓中解脫出來。

02

第一,做好錢財的分配,讓大家心中有數,減少家庭紛爭。

有人說:「我只知道錢的好處,不知道錢的壞處。」

誠然,很多人都喜歡錢,也需要錢,但是對錢的壞處認識不足。如果一個人內心有金錢的欲望,就會活得很難受,再多的金錢,也沒有辦法買到「開心」兩個字。

作為一個家庭,金錢是生活的基礎,柴米油鹽,都是錢買來的。老人在家里,屬于賺不到錢、花錢不少的人,因此要摳住自己的錢,不輕易給兒女。

現實告訴我們,錢不能提前給兒女,但是錢財的分配方法、錢財的管理,需要提前說出來。否則一些年輕人,因為不知道存折的密碼,不知道父母到底在哪些地方存了錢,急得團團轉,還麻煩不斷。 還有老人買的保險、擁有的證件、借出去的錢、物品,不能莫名其妙就不見了。

「四川觀察」播報過這樣一條信息:成都市民張先生拿著母親的銀行卡去取錢,到了銀行才發現,拿的是父親的銀行卡。因為密碼不對,只能「望洋興嘆」。

他還發現,過世兩年的父親,卡里還有一萬多元。如果要把錢拿出來,需要很多的程序。為此,他專程去老家辦手續,約了兄弟姐妹、母親一起協商解決。

關于處理「遺產」的難題,在我們身邊經常發生。作為老人,在合適的機會,把錢財的處理方法說清楚了,麻煩就少了,兒女也不會「互相猜忌」。

03

第二,交代后事的安排,避免晚輩長時間沉浸在傷痛之中。

當我們六十歲之后,常常會參與一些喪事。一些同齡的人,也慢慢離開。

喪事如何辦理?老人在活著的時候,有什麼要求?這是活著的人需要考慮的問題。如果老人滿意地離開,那麼活著的人,也會坦然一些,能更快從傷痛中走出去。

孔子在生病的時候,子路組織了一些同學,成立了治喪委員會。過了一段時間,孔子病愈了,說 :「且予縱不得大葬,予死于道路乎?」

孔子的意思是說,不要鋪張浪費,不要規格太高。否則,他的內心會不安。

《孔子家語》記載,他在過世前幾天,和子貢談笑風生,預測了自己的大限。

過世之后,弟子們都不清楚,要用什麼方式落葬。子貢說:「以前,老師哀悼顏回,用的是父子禮儀。我們就用孝順父親的方式,哀悼老師吧。」

人固有一死。與其懼怕,不如坦然。當你內心很安定的時候,就不會覺得「死」是一件很晦氣的事情了。

不管怎樣,活著的人,需要快樂健康,積極向上。

04

第三,整理大半生積累的人脈、經驗等,為兒女的人生發展留后路。

一個人奮斗一生,到底得到了什麼?有什麼意義?

大部分的人以為,人生是毫無意義的。事實上,人生的意義,應該包括「生命的接續、精神的傳遞」。作為家庭來說,一代更比一代強,就是所有人的期盼。

當我們進入老年的時候,把人脈、經驗等總結一番,讓一些重要的人脈關系,得到晚輩的認可,把一些工作經驗、做人的精神,傳給兒女。

比方說,一些在外奮斗大半生的老人,會帶著兒女去老家看看,也算是認祖歸宗;兄弟姐妹鬧翻了之后,老人也會在活著的時候,主動去和解,不把矛盾留給下一代;交往了一輩子的朋友,應該讓兒女多接觸幾次。

祖輩留下的人脈資源,也許一時半會沒有用。但是晚輩在困難的時候,也許用得著。人啊,總得往長遠去思考。

05

第四,談一談自己對黃昏戀的看法,打消老伴對婚姻的顧慮。

古人說:「高壽則多辱。」

一個人的壽命太長了,后半段就沒有生活質量了,難免會出現茍延殘喘的局面。如果身邊有老伴,生活就會好一些。

當老夫妻之中,有一個人先走了,剩下的人怎麼辦?要不要黃昏戀?應該坐下來,談一談。建議你,允許老伴再婚,避免孤獨。 當然,如果雙方約定,一生一世就愛一個人,也可以,關鍵是內心舒服就好。

當黃昏戀的問題,說清楚了,再婚的時候,就不會有「顧慮」了,內心深處,也沒有了「解不開的情結」。

夫妻一輩子,愛情要有自私的一面,也要有大度的一面。生死面前,需要體現「大愛」。

06

沒有人知道,明天和意外,哪一個先來。

因此,隨時準備「意外」會來,并不是多余的,而是把「離開」看淡了。

俗話說:「生死有命,富貴在天。」

壽命無法把握,富貴要順其自然,但是家庭的幸福和溫度,需要自己去創造。年輕人去奮斗,老年人當好后盾,分工協作,家庭就會越來越興旺。

凡事往遠處看,往好處想,日子從容,內心坦然,余生安寧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