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再苦,也不必逢人就說;路再難走,也不必一直抱怨

li李 2022/12/14 檢舉 我要評論

苦,是人生的味道。

活著,對誰而言,都不容易,每個人都有難言的隱痛,難掩的傷痕,各有各的傷,各有各的苦,各有各的無可奈何。

當滿腹的心事襲來的時候,學會習慣一個人靜靜地呆著,輕輕地閉眼,淺淺地呼吸,默默地回味,自己的累,自己的苦,自己的傷,自己的淚,統統一個人咽下。

即便心中再苦,也不必言說;路再難走,也不必抱怨,要知道,你訴說的是苦難,是傷痛,也許別人看的只是熱鬧,聽的只是故事,疼的是自己,于別人無關!

聽多了,他們還會覺著很煩,很討厭,在別人心中感覺并沒有那麼苦,怎麼你就那麼矯情的碎碎叨叨,因為,這世上,沒有感同身受,沒有走過你的路,自然無法體會你的苦;沒有受過你的傷,自然無法知道你有多痛。

人生沒有什麼完美,有愛有傷,有苦有甜,失敗圍繞著成功,淚水伴隨著笑容,很多人,走散了;很多情,變淡了;心再苦,不必逢人就說,說了,沒人在乎;人生再累,不必常掛嘴邊,說了,沒人心疼;心里再難過,也不必頹廢。

人生百態,苦樂只能自渡,你的苦,不必逢人就說。

人生苦旅中,我們總是期待遇到能夠幫助我們的「擺渡人」,然而這世上,真正的擺渡人,其實就是你自己。

萬般苦難,需要自渡。在我們的生命中,要遇見什麼,冥冥之中,早已被安排好,所以面對困難和痛苦,不要輕易的選擇放棄和逃避,因為那些人生至暗時刻,是鍛煉一個人的最好時候,也是讓一個人成熟的最好時刻。

每天,給自己一點希望,不斷地堅持,努力,告訴自己,萬般皆苦,苦樂自渡,然后在這日復一日的歷煉中,煉就出一個脫胎換骨的自己。

也許,在這過程中,你覺著你是世上最苦的人,也是世上最傷心的人,其實,世間無人不苦,如果你認為自己很苦,肯定還有比你更苦的人,如果你覺得自己不幸,肯定還有比你更不幸的人。

所以,你的苦不必逢人就說,別人沒有精力感同身受,與其訴苦不如沉默,沉默才是最好的訴說;如果你總是訴苦,你會發現,你的人生會越說越苦,越喊累越累,說了很多,生活的苦并沒有改變;喊了很久,心里的累也沒有減少,相反,還有可能更苦更累了。

與其如此,不如一個人沉默,學會自我消化,自我治愈。每個人都很苦,但是,真正能夠治愈自己的,不是時間,也不是向別人訴說,尋求別人的安慰,而是靠自己去明白,人生的苦,不要逢人就說,而是要學會自修自渡。

人人都很苦,你不堅強,軟弱給誰看?

人的一生,確確實實是奮斗的一生,是非常不容易的一生,活著,我們必須努力,除了努力,別無它法,你若不努力,如何收獲幸福,如何享受美好。

不努力的人,一生將一無所獲,一生將寸步難行,一生將在苦難中沉淪。

這個世界是很現實的,同時也很殘酷,你如果沒有了本事,沒有了生存的本領,是無法適應這個社會的,物種進化的規則就是,適者生存。

人心,就是在不得不堅強中,將那顆心一傷再傷,將那顆心一縫再縫,在縫縫補補中,將委屈和心疼默默隱藏,在牽牽絆絆中,將不舍和絕望獨自消化。

逢人就訴苦,說明自己沒本事,有能力,有本事的人,根本沒有時間,去發牢騷,去找人訴苦,而是立即行動,去趕緊努力奮斗,只有靠自己的努力,自己的拼搏,靠自己的雙手掙來一切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
因為,你不堅強,沒人替你堅強;你不行動,沒人替你前行,所有的同情都是廉價的,只有自己把所有的傷痛,都埋在心里,守著一份孤獨,堅強地活著。

這個世界上,誰也靠不住,只能靠自己;這個世界上,也沒有什麼天生的好命,那些所謂的好運氣,都是對自己的發狠,守著一份孤獨,打磨出來的自立自強,是自己打拼出來的精彩。

人生苦難多,掩藏也是一種智慧,苦痛傷寒不必逢人就說。

累時不怨,喪時不哭,自己的傷痛自己知道,自己的路自己走好。

人生如魚飲水,冷暖自知。

《寒風吹徹》里有句話:「落在一個人一生中的雪,我們不能全部看見。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,孤獨的過冬。」

人生的苦,只能自己渡,而渡自己最好的方式,也許就是想開,看淡,放下。想開了,心里就明朗了;看淡了,心里就自在了;放下了,生活就輕松了,自然而然,你也就不會覺得很苦了。

這個世界上,沒有不帶傷的人,無論什麼時候,我們都要相信,真正治愈自己的,只有自己,那些內心深處的痛楚熬過去,就會成就更加強大,堅韌的自己。

傷,自己治愈,苦,自己知道,累,自己體會,然后承擔起應該負擔的責任,面對生活的瑣碎,自己獨自去處理,盡管,在前行的路上,有那麼一瞬間的崩潰,但是,不管多難,多痛,都要將聲音調成靜音模式,不能對父母說, 不能對愛人說,不能對朋友說,只能選擇哭一場,擦干眼淚,繼續前行。

自古,天上下雨,地上滑,自己跌倒,自己爬。成年人的崩潰都是悄無聲息的,人人都有自己的煩惱和苦楚,都挺難,壓力都挺大,賺錢難,擔子重,人生累,每個人都默默地扛著,選擇堅強的面對著。

生活再苦,自己扛;人生再痛,自己受,苦不言,痛不語,自己的人生,自己打拼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