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歲后,越活越滋潤的3個方法

li李 2022/12/06 檢舉 我要評論

生活本身就是一種哲學。

法國女作家兼哲學教授芭貝里的小說《刺猬的優雅》 講述的是一個充滿著哲思的故事 ——

做人要麼像獅子,威武而霸氣;要麼像猴子,慧詰而靈動。

書中的女主角勒妮則活得像個刺猬,看起來外表帶刺,難以親近,但她也不是個普通的「刺猬」,她活出了屬于自己的優雅。

01

優雅讓靈魂的內涵,跨越了表象

很喜歡一句話:一個人的外表代表不了他的內涵。

《刺猬的優雅》的勒妮是一個54歲的寡婦,她沒有高學歷,身材肥胖矮小,長相普通,在一棟高級公寓里做門房,每天的工作就是派信、開門、關門。

但她在屬于自己狹小的房間中,弄了一個小型圖書館,下班后關上門,喝著紅茶,吃著黑巧,看著各種書籍。

在這棟高級公寓中的大多數住客,只當勒妮是一個愚昧無知的門房,但其實她擁有很多的才華,不僅博覽群書,在哲學思想和藝術研究上都頗有心得。

她喜歡書,因為書籍能夠讓她更好的認識世界,她也從書中了解到:不要過分追求裝飾和外表,要注重質樸的內在,本質之美才最能經得起時間考驗。

普通的表象下,藏著的可能是豐富的精神世界,和一顆永遠追求美好的心靈。

清朝時,有個年輕人叫劉鳳誥,才德兼備,但卻因一次意外失去了一只眼睛,容貌受到了很大影響。

經常有人取笑他,但他將這些惡意全部化為向上的動力。

后來,他考上了進士,乾隆對他的答卷贊不絕口,宣他參加殿試。

當乾隆看見衣著寒酸,且有面部缺陷的劉鳳誥時,大失所望,脫口說出:「獨眼豈能登金榜!」

劉鳳誥知道自己的外貌讓皇帝失望了,但他沒有放棄為自己爭取,不慌不忙地對出:「半月依舊照乾坤。」

乾隆聽完,暗暗贊許,但還是想再考考他:「東啟明,西長庚,南箕北斗,誰是摘星漢?」

這是問劉鳳誥覺得誰能做狀元,劉鳳誥想了想,覺得自己得狀元被人接受的可能性很小,于是退而求其次,說道:「春牡丹,夏芍藥,秋菊冬梅,臣本探花郎。」

乾隆愛惜他才華,看他識大體、懂進退,便應了他的話,欽點他為探花。

劉鳳誥缺陷的外表下,裝著一顆玲瓏剔透的心,所以,不要用一個人的外表去判斷他的內涵,

正如西方諺語說的:「不要以一本書的封面去判斷它的好壞。」

華麗的表象是一雙隱形的翅膀,但 折翼的天使就不能翱翔于心靈的天際了嗎?

02

優雅讓頻率的一致,跨越了生活環境

李銀河說:「靈魂相似的人,總會相逢。」

就比如勒妮,她其實與高檔公寓里的住客屬于不同世界的人,但仍然在這里交到了靈魂伙伴——小津格朗。

小津格朗是新搬入公寓的一位男住客,向勒妮打聽上一任住戶的狀況,勒妮說出了一句:「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。」

小津格朗立刻意識到這是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中經典的對白,并回應道: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」

就是兩人隨口但默契的搭話,拉近兩顆心的距離。

隨后,小津格朗送上了這本小說的精裝版給勒妮,并邀請她一起吃飯,一起看電影,相處中兩人發現彼此有著很多的共同話題,藝術品位也非常相似,對方似乎就是那個懂得自己的人。

沒邂逅小津格朗前,勒妮對于上流社會是懷有敵意的,因為她姐姐曾被一個紈绔子弟始亂終棄,但在與小津格朗的相處中,勒妮改變了自己看法。

在小津格朗向勒妮表達好感后,她自卑過、猶豫過,覺得自己配不上他,但她最后還是決定勇敢接受這份愛。

在小津格朗的眼中,勒妮是與眾不同的;勒妮也深深地被儒雅的小津先生吸引。

只有頻率相同的人,才能看見彼此內心深處不為人知的優雅。

真正的靈魂伙伴,不僅是物質上的門當戶對,更需要精神上的勢均力敵 。

經典名著《傲慢與偏見》中,男主角達西富甲一方,是很多女性想嫁的對象。

但達西不喜歡她們的勾心斗角和淺薄炫耀。于是,達西一直保持著單身,直至一次邂逅了女主角伊麗莎白。

伊麗莎白家道中落,衣著不像其他女孩那般考究,但她的精神世界卻十分富足。

她不像其他女孩只喜歡討論金錢、戀愛,而是喜歡書籍,更有獨立的思考能力。

她說:「與其炫耀衣服,不如多讀些書;與其為了男人的看法而活,不如多愛自己。」這令同樣追求精神境界的達西被她深深吸引。

每個人都像一塊神奇的磁鐵,你是什麼人,總能吸引到什麼人。

與你頻率共振的人,就是自己靈魂的鏡子。

就算物質條件導致生活環境、教育背景的不盡相同,只要內心有相同的頻率,終能互相理解,互相欣賞,互相珍惜。

03

優雅讓生命的真諦,跨越了死亡

美好的事物,之所以扣人心弦,是因為它不僅絢爛時耀眼奪目,過后還有令人回味的余韻。

故事的最后,勒妮一如既往地熱心幫清潔工朋友拖著垃圾桶,此時一輛失控的車突然沖出馬路,撞倒了她,勒妮的一生就此結束。

書中說道:「重要的不是去死亡,而是死亡那刻在做什麼。而她那時只是剛好準備去愛。」

臨終前,勒妮心中想著的是陪伴她十年的貓,想著自己的朋友,想著以前的亡夫,還有懂自己的知己小津先生。

此刻的勒妮,是一位靈魂充滿著純粹之愛的女士。

我國中時有個男生,像向日葵一樣,愛笑,愛玩,愛生活。

后來他被確診患有骨癌,面臨著化療的痛楚,和死亡的威脅,大家都為他擔心,年紀輕輕的他卻幽默地說:「如果我死了,也是上天堂當天使大隊長,我還會在上面保佑你們,所以沒什麼好為我傷心的。」

他更對他父母說:「等我真的死了,請把我所有能用的器官全部捐出去,那將是我生命的延續。」

最后,他走了,卻給了7個生命希望。

見證了他生命盡頭痛和愛的我們,不禁對生死有了更深刻的領悟。

作家王小波說過:「人的生命的質量,實在不能用壽命來衡量。他的生命短暫得像流星,但是就在它存在的那一瞬間,發出了刺眼的光輝,在茫茫夜空劃出一道美麗的曲線。」

寧愿成為一道熠熠流星,也不要成為一棵蕭蕭朽木。

而愛,就是生命最高的成就。

因為懂愛,所以優雅;因為有愛,所以不曾死去。

很多人評價,勒妮是一個不平凡的門房。

但其實想想看, 你我何嘗又不是自己人生之廈的門房?

一面守衛著自己的生活和價值觀,一面在自己的另一扇小門中,做自己的王。

縱然有的人肉體已經離開世界,但對愛人、對朋友的意義,和對自己留下的生命回聲,是長久不滅的。

這就是跨越一切的至美哲思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