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歲阿姨直言:養兒防老的意識要轉變,否則受傷害的是老人自己

li李 2022/09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王碩的《越老越不懂事》里寫道:「 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,你只負責把他養育大,而不是要左右他的一生,也不是要他為你的衰老負責,更不是要索取其他的回報。」

現實生活的殘酷,就在于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,一步步地讓我們認清了真實的生活:綁架兒女養老才違背當初生兒育女的意愿,否則就別說「可憐天下父母心」的奉獻。

也許,會有人說這是違背了儒家道學,沒有了親情的溫暖,倍感父母與子女間的冷漠薄情。其實, 我們只有徹底放下養兒防老的依賴,才不會在晚年的時候焦慮和失望。

雖然不期望兒女養老,但老了離不開兒女的愛與關懷,因為老到不能自理,甚至思維混亂,像孩子般,那個時候,即使縱有 千般志氣自尊,無奈英雄氣短

其實人老了就明白了,誰的晚年都需要經歷這種折磨。所以,能夠給予親人幫助,就力所能及地及時給予吧,不談大愛,不談道德,不為他人,只為自己。

社區里65歲的秦阿姨曾說: 獨生子女的父母,面對晚年的養兒防老的意識要轉變,否則受傷害的是咱們老人自己。

單身多年的秦阿姨,幫扶女兒帶娃幾年后,如今一個人獨居,每天都是開開心心地鍛煉、生活,覺得 只要自己還能夠自理,就不去麻煩女兒,甚至她都為自己 尋找好了未來的養老院。我們來聽聽秦阿姨是如何想的,又是如何做的,也許會給老人們一起養老的啟示吧。

傾訴人:65歲單身的秦阿姨

前半生的「三口之家」的幸福生活

我今年65歲,單身獨居,獨生女兒在外地成家生娃,老伴過世了十多年,如今,我既不想找老伴搭伙過日子,也不愿意跟誰發生黃昏戀,一個人的日子比較自在悠閑。

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有福氣的女人,年輕時在娘家,雖然是老大,卻被比自己小兩歲的弟弟寵得似妹妹。戀愛時遇到老伴,我們是在對的時間遇到適合的人,攜手走進婚姻。

前半生,我們一家三口過得很幸福,雖然也有生活瑣碎,以及一地雞毛的日常,但我也感覺自己比別人要多一份快樂。

老伴是家里的老小,公婆很早就過世了,女兒是我和老伴帶大,倍感帶娃的艱辛,我還在內心默默許愿,未來我女兒生娃沒人管的時候,我一定要主動幫她分憂。

老伴是那種把感情揉碎在生活的細微處的男人,不會直言「情愛」,但還算是比較疼人,會主動幫我做家務, 不會因為我有不會的就譏諷嘲笑我,只會傻乎乎地說「有我,有我呢」

沒有人誰的婚姻是一帆風順地美好,總會有意想不到的風波,但只要彼此的心在這個家,偶爾迷失了自己,只要還能夠及時回家,在我心中就是最好的婚姻。

52歲失去老伴的悲苦經歷

快樂幸福地享受著生活里的一切,女兒大學畢業后順利參加工作,本以為再等兩年,老伴退休后,我們就可以在女兒的城市里安個家,有女兒的陪伴,我們的晚年就會過得瀟灑肆意。

然而,沒有任何異樣征兆的老伴,在一次應酬回來后,獨自睡在小屋,不知是因為心梗,還是腦梗,在睡夢中離開了我們。

整天拌嘴逗樂的日子慣了,突然家里就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,倍感孤獨寂寞,抱著老伴的遺照, 默默地坐在沙發里流淚,偶爾還會埋怨自己當初的不珍惜。

人世間的悲苦沒有感同身受,只要短暫地溫情陪伴和默默地親情守護。女兒回來一個月后,非要帶著我一起去她的城市生活,女兒說,哪怕在一起半年也好讓我緩解一下子的失落。

我知道自己的脾氣,也知道女兒的工作很忙,幫不上什麼忙,也不能給她添麻煩,在我的執意堅持下,女兒同意我一個人在家生活,但是我們約定每天視訊連線。

那時, 我非常慶幸自己有女兒,小棉襖果然暖和,歷經一年多的時間,我慢慢地在調節中走出了悲傷,但我不能在家閑著,我給自己找了好多事情做。

先是在社區做義工,在老年活動中心幫忙值班打掃衛生,后來,又去市區附近的養老院里做義工,陪伴老人聊天,幫她們剪指甲,修理頭髮。

幫扶女兒帶娃6年的痛并快樂的幸福時光

在女兒的婚事上,我認真地跟女兒做了一次深刻的交心之談。女兒沒有對象前,我就跟她商量著給她買了一套小面積的住房,我直接跟女兒說是未來給我自己養老的住房,但寫女兒的名字。

再就是,等到她有了對象,談了2年后要領證結婚的時候,我去和親家相見,談孩子們的婚事。如今不跟以前那般,簡單地聊聊就算了。

如今聊得特別直接,親家有房但還有貸款,可以加我女兒的名字,但重新裝修需要我出錢,還有就是彩禮多少的問題,我們都談妥后,先房本加名,我轉賬裝修。

女兒結婚幾乎花完了我所有的積蓄,這些我都跟女兒交了底。所以,在女兒生娃后,我們說好了換著幫忙帶,可親家母摔了一跤,只能是我一個人帶娃了。

我沒有跟女兒她們一起居住的時候,感覺不到兩代人之間的差異,只是覺得有些習慣不同,彼此遷就一下就好。隨著時間的拉長, 我感覺我打擾到女兒的生活了,也讓女婿有了我要賴在他們這里養老的念頭。

其實,我以前是有這樣的想法,就一個女兒,況且很早就給女兒買了小房子,就是為了將來我好跟隨女兒在一起,我們彼此間有個照應。

可隨著年歲的增大, 我越來越感覺到年輕人的不易,若強求把自己的養老加在子女身上,真的就如《天道》里丁元英所說的那樣,指望生兒育女養老,就別說母愛偉大。

慢慢地勸慰自己,養兒防老的意識要轉移,多依靠自己,堅持身體的鍛煉,保養,再存下些養老錢, 一個人的晚年雖然孤寂,但綁架在子女身上的養老,確實不好

在女兒家這些年,只要對女兒女婿有看不慣的時候,我都會隱忍著下樓走走,或者跟樓下熟悉的老人閑聊會,再就是趕上周末的時候,主動出去到公園里玩一天,把家留給他們年輕人,讓他們自由活動。

人是有感情的動物,有人不期望子女養,或許能得到更溫暖的親情陪伴;有的人寄予期望于子女養老,可子女卻不愿意給他養老,甚至認為是負擔。 沒有過多的期望就不會有晚年的失望。

單身獨居的清閑晚年

在女兒家做了6年的「帶薪免費保姆」,深刻醒悟了, 如今的父母與子女間的相處,就是在修行,修煉我們老人的身心。

雖然帶娃是痛并快樂的幸福,但若老人斤斤計較,子女又不懂感恩,最終會讓父母與子女間漸行漸遠,更不要說「真心實意」的養老了。

我的理念是, 能夠自理的時候,單獨居住,小病從醫,大病從命,手里不要留太多的積蓄,有個20多萬就行了,剩余的就用各種形式幫助女兒。

我這不是用錢買女兒給我晚年的照顧,而是我與女兒這一場母女情緣的再續,也是給我們來世一個美好的念想吧。

如今,我單身獨居的日子很清閑,身邊也有老頭主動示好,想一起搭伙過日子,不是沒有想過,而是 實在不知道,幾十年都不了解的老頭,一兩年的相識,怎麼敢托付余生。

還是一個人的日子清閑,自在, 雖然孤寂,但沒有糾纏和煩惱。如果我沒有養兒防老意識的轉變,還在女兒家待著,我覺得最后會弄得跟女兒的關系緊張,受到傷害的最終還是我自己。大家覺得會是這樣嗎?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