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過得好不好,其實可以看出來,兩個部位一目了然

li李 2022/08/16 檢舉 我要評論

人的一生被推動著往前走,在這條路中,總會有人與你同行一路后離開,不知不覺那些人會變成舊識,變成只能偶爾相見或再也不見的過客。

有心的人也許會在某個固定在節點吆喝大家伙聚在一起,以期為這份曾經同行的情義保留一個延續的機會。

于是,你經常能看見在這樣的聚會中,女人搖曳生姿外表看起來風光無限,似乎每個人都是做成了幾千萬生意的成功人士,意氣風發且精致逼人。

只是有可能,那些看起來滿身名牌的人背地里卻是一身債務,那些表面光鮮靚麗的人也只是為了聚會當天做得精致打扮而已。

女人的虛榮心不容許她們邋遢地出現了任何一個聚會中,不管實際生活過得如何,表面總是要讓別人看到風光的。

有個女同學就是如此,當每次有聚會時或是過年回家時,她都提前置辦許多行頭,只為了讓別人認為她過得十分好,她只想看到別人艷羨的目光,而不是帶著不良居心的安慰與同情。

這恐怕是所有女人的真實想法,不管我過得如何,但在外人面前,總是要強撐著讓別人羨慕我的生活的。

生活的茍且不宜向外展示,同時激發出無盡的虛榮心和攀比心,讓世界也得以變得更加多姿多彩,這也是一件好事。

但其實,一個女人過得好不好,是可以看出來的,兩個部位一目了然,無法假裝。

一:臉

女人過得好不好,第一個最直觀可以觀察的部位便是臉。

電視劇《人世間》中的春燕和鄭娟,便是最明顯的兩個對比。

鄭娟有丈夫周秉昆撐起一個家,即使家庭條件并不能算得上十分好,但不管再大的事情總是有周秉昆頂著,她從來不必去對外抗擊風雨,因此面相總是平和溫柔的。

春燕的丈夫相比之下卻窩囊無用,生活上經濟上都是春燕一個人在苦苦維持,她的臉上就看不出鄭娟有的平和溫柔,有的只是她做少女時本沒有的潑辣。

一個為了生活奔波勞碌的女人臉上,總是會比那些養尊處優不必為了三餐煩惱的女人多那麼一絲,被生活毆打過留下的痕跡。

眉頭緊鎖,是她們跟生活對抗后留下的證明,急躁潑辣是她們被迫養成的強者模樣。畢竟一個再嬌滴滴的女人,當每日為生活煩惱時,她也會褪去所有的天真與嬌弱,成長為足以扛起生活重任的女人。

二:眼睛

每個女人當少女時,眼睛里總是有光的,因為那時她尚未需要扛下生活的重任,整日只需要考慮怎麼變得更美,什麼地方好玩可以助她度過無聊的假期。

一旦生活給她施加壓力,不管承受能力如何,也不管是否有對抗的能力,少女眼中的春花秋月詩和遠方,無一例外都會變成生活實際需要的鍋碗瓢盆。

生活落到實處,就無法跟這些生存必需的東西撇開關系。她的眼睛不再有光,因為已經被煙火氣蒙了塵,那些曾經不懂壓力為何的天真,也只能成為過去。

表面裝扮得再漂亮,卻無法掩蓋眼里透露出的真相,女人的眼睛總是會沒有義氣地出賣她,告訴他人,她的所謂過得好,是生活真相還是假裝出來的美好。

女人過得好與不好,很大程度上是依托于愛人的愛與經濟條件的。

男人足夠愛她,會心甘情愿為她扛起全部壓力,讓她得以在風雨飄搖的天地中有一塊可以安心的棲息地。

經濟條件足夠,女人便不必把自己變成曾經最討厭的模樣,成為一個潑辣對外,斤斤計較的市井女人。

其實她也知道自己有時候的面目并不可愛,只是一個嬌弱的女人,又如何能扛得了生活中的磨難。

兩種命運,要麼隨波逐流放棄抗爭,要麼做生活的勇者,去試著成為可以制定規則的強者。大多數女人都會選擇成為后者,只是在這條路上,你的所有努力都會化為臉上和眼睛的滄桑,無法掩飾。

END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