妳遲早會明白:相由「薪」生,看懂的女人才好命

li李 2023/01/14 檢舉 我要評論

古人常說,「相由心生」,一個人的長相往往反映了一個人的生活狀態和性格。

溫和的人面目也溫柔,生活得困苦的人經常皺著眉頭,一臉苦相,暴躁的人長得也跋扈。

但是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就會逐漸發現,相不僅由心而生,也會由薪而生。

這里的薪指的是金錢,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筑,只有生活條件富足了,才不會因為太多的瑣碎而憂愁。

有些女人在結婚之前不看對方的家庭條件,認定自己不是一個物質的女人,但結了婚之后卻發現「貧賤夫妻百事哀」,生活的煩心事大多都和錢有關。

我的朋友小米結婚之前是個很積極向上,有感染力的女孩子,後來在相親的過程中認識了一個男人。

小米覺得這個男人踏實務實,雖然家庭條件不好,但是她看中了這個男人的好脾氣,覺得和這樣的「老實人」結婚之后生活才能舒心。

結果現實是結婚不到三年,小米就像完全變了一個人,之前她總是笑瞇瞇的,笑著的時候露出八顆牙齒,是我們的「開心果」。

但是這幾年見到她的時候,她總是皺著眉頭,一副有心事的模樣,即使我們聊到好玩的事情,她也只是很象征性地笑。

後來聽到同學說,小米的那個老公沒有上進心,不愿意打拼,每個月拿著微薄的工資,他們一家人還租在一個小房子里。

不僅如此,小米老公的脾氣也不像結婚之前那麼好了,因為經濟問題常常和小米大吼大叫。

從小米的故事中我們就能知道,女人的相貌和氣色往往是由物質基礎決定的,不愁吃穿用度的女人才會有好氣色,而困頓在生活生計的女人最終會被生活磨平棱角。

女人的面相除了五官,還包括氣色和精神狀態

人的五官從出生起都是注定的,沒辦法改變,但是生活的經歷和時間的洗禮卻能夠讓人改變自己的容貌。

這個容貌的改變不是通過整容的醫學手段,而是氣色和精神狀態的改變。

《父母愛情》中的安杰在拿到畫家給自己畫的畫像的時候,對著畫像不禁感嘆,「為什麼我活到四十多歲了,眼神還是那麼清澈呢?」

江德福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,安杰自己回答道,「那是因為我過得很滿足。」

有人說安杰的氣色能夠那麼好是因為江德福寵愛她,不會讓她生氣,呵護了她的天真和美好。

其實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江德福給她創造了富足的生活,她結婚后就沒有因為吃穿發過愁。

即使到了海島這樣艱苦的環境之下,江德福依然給她把庭院打理得整整齊齊,給她一塊空間用來和朋友聊天、喝咖啡。

在安杰享受自己的小資生活的時候,她的姐姐安欣因為丈夫歐陽亂說話跟隨丈夫下鄉,吃不飽穿不暖,再也沒有了曾經優雅自信的模樣。

安杰再一次去看望姐姐的時候,安欣的眼神閃躲,驚慌,一臉的悲苦。

安欣的改變是困苦的生活所造就的,是苦日子磨掉了她的期盼和靈氣。

因此金錢保證了物質生活的,也滋養了女人的氣色,好氣色的女人一定是不愁吃穿,生活富足自得的。

金錢不是萬能的,但是沒有金錢是萬萬不能的

盧梭說過,「我們手中的金錢,是保持自由的一種工具。」

對金錢的追求不只是因為有欲望的驅使,還有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。

當妳有能夠過上好日子,買自己想要的東西,不必再因為生活的拮據精打細算的時候,妳就會發現妳看待整個世界都目光都變得友好溫柔起來。

金錢的確買不來健康,但是卻可以買到更更好的醫療資源。

金錢買不來一段真誠的感情,但是金錢卻可以讓婚姻里的夫妻不為經濟發愁,不因為經濟問題爭吵,在瑣碎的生活中消磨掉全部的愛意。

金錢雖然不是萬能的,但是它最大限度地給了我們去追求更好的生活的權利。

聰明的女人結婚的時候不會不考慮男人的經濟條件的,不考慮物質基礎不是善良單純,而是愚蠢。

因為一個男人靠自己努力而有錢證明了他是個有上進心的人,和這樣的人生活,未來的日子不會太差。

結婚之后,有自己獨立的創造財富的能力是女人在婚姻里的退路和底氣。

在婚姻中,另一半的富裕而帶來的安全感,永遠比不過自己自身創造的財富和價值。

楊穎當初嫁給黃曉明的時候,黃曉明斥巨資辦了盛大的婚禮,按照黃曉明的能力完全可以養得起楊穎。

但是楊穎從不肯放棄自己的事業,拍片,趕通告,她讓自己忙起來,終于在去年,楊穎的個人收入超過了黃曉明。

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嫁給了有錢人還是要自己去打拼?因為金錢代表著話語權,代表著安全感,是一個女人能力的表現。

有頭腦的女人絕對不肯會放棄自己的事業和創造財富的機會。

經濟基礎富足了,感情才能穩固地維持和經營

談錢雖然很俗氣,但是人在這個社會上生存不就是靠著這些俗氣的事物維持的嗎?

有了富足的經濟基礎,才能給愛情希望和保障,給親情基礎和依靠,給友情機會和聯系。

《蝸居》里的海萍和蘇淳,是眾多貧苦夫妻的縮影。

他們住在狹隘閉塞的筒子樓里,鄰里混雜,沒有自己的廚房。

即使他們都懷揣著想要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的人生理想,但還是不得不回歸于殘酷的十平米的筒子樓里。

他們經常吵架,雞毛蒜皮的生活小事會被無限地放大,甚至因為一塊錢吵到了鬧失婚的地步。

海萍和蘇淳婚姻的悲哀之處在于他們低估了婚姻里金錢的力量。

婚姻里最殘酷的現實是沒有物質的婚姻,最后只能淪為庸碌生活里的泡沫。相由薪生說明了金錢帶給了女人物質和精神生活的雙重富足。

只有物質生活得到了滿足,不再為生計奔波的時候,婚姻里的夫妻才能有更多的精力去關注彼此的感受。

夫妻感情的精神建設是以經濟基礎穩固為前提的,金錢雖然不能保障婚姻,但是一定可以維持體面的愛情。

沒有物質的婚姻會被金錢牽著鼻子走,生活條件富足的婚姻卻給了平淡生活里的夫妻相愛相依的底氣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