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身帶貴氣,有福祿相」:結好這幾種善緣,自有天道庇佑

li李 2023/01/16 檢舉 我要評論

《淮南子·人間》:「君子致其道而福祿歸焉。」

身為君子,只需要把自身的「本分」做好,把個人的任務完成,自然就功德圓滿,收獲到獨屬于自己的人間福祿了。

福祿所眷顧的,并不是所謂的小人,而是君子。小人再怎麼詭計多端,最多只能擁有短暫的獲益。而君子一生踏實,會擁有長久的福報。

所謂「天地悠悠,人生綿長,爭長久而不爭一時。」 人生, 不該為了眼前的小利而爭來爭去,而應該為了長久作打算。

人,就像是一棵樹,長得越高,扎的根就越深。 高,是一種姿態。而扎根,則是對于「德行」的修行。越是有德之人,他的根基就越深,所擁有的福祿會越多。

身帶善緣,有福祿相。從當下開始,結好這些善緣,相信我們會受到天道的庇佑。

一、盡力而不勉強,乃福祿之兆。

《商頌》中說: 「不出差錯不自滿,不敢懈怠不偷閑,上天賜予各種福祿。」

做任何事,都該保持「全力以赴」的姿態,不偷懶,也不偷閑,完全盡好自己的責任。只要盡力了,后續有什麼結果,就該交給命運來安排了。

人,為什麼只能在過程中盡力,而無法決定結果呢? 因為每個人都是考生,命運才是閱卷人。命運給多少分,能不能讓我們通關,不是我們說了算。

在一場考試當中,有些人在考場中睡大覺,自然考得特別差。而全力以赴的人,不論遇到什麼難題,都盡量完成,只求擁有更好的結果。

一般來說,前者多半被命運淘汰。而后者,只要順其自然了,多半都能通關。 命運,從來都不苛刻,它只是在檢驗我們的「盡力程度」罷了。

盡力,是一種不服輸的姿態;順其自然,是一種不勉強的心胸。既有姿態,也有心胸的人,往往卓越非凡。

二、隨遇而安,要求不多,乃福祿之兆。

白居易有言: 「適情處處皆安樂,大抵園林勝市朝。 煩鬧榮華猶易過,優閑福祿更難銷。 」

心態閑適,性情悠然,那我們都能過上安穩喜樂的好日子。在幽靜的園子當中生活,本來就比活在吵吵鬧鬧的集市中強。

什麼煩惱憂愁,什麼繁華富貴,都將成為過眼云煙。 世人最難做到的,并不是富貴,而是活在悠閑恬淡的生活當中。 這,才是真正的福祿。

現代人活在鋼筋水泥的「森林」當中,總是被「快節奏」的生活推著走,那他們又如何能夠感受到最為純粹的喜悅呢?

活著,不一定是為了錢財名利,也不一定是為了豪車豪房,而應該為了每一刻的「愉悅」。 快樂,聽起來很幼稚,但99%的人都做不到。

做個隨遇而安的人,減少對于生活的要求,相信福祿將至。

三、心如江海,雜念消除,乃福祿之兆。

蘇軾寫過這麼一句詩: 「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。夜闌風靜縠紋平。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」

經常憤恨這副身軀并不完全屬于我自己。我經常在思考,什麼時候才能忘卻功名利祿,不再奔波勞碌。夜深風靜,只愿駕著小船,在江海的飄蕩中度過余生。

世人都厭惡奔波勞碌,都希望回歸到平靜的生活當中。可這是難以做到的。 身處世俗的每個人,要麼被塵世的枷鎖束縛,要麼被觀念的牢籠影響。

說到底,還是內心的「雜念」,影響了我們對于自在人生的選擇。一切雜念,就跟毫無用處的雜物一般,只會占據本就不大的心靈空間,讓人煩惱叢生。

活得幸福,過得快樂的最好辦法,就是去除內心的雜念, 讓心如同江海一般,緩緩流動,溫柔滋潤,細水長流,長久不息。

我心如水,雜念不生;我心淡然,靜待花開。

四、天黑點燈,下雨有傘,乃福祿之兆。

網絡上有這麼一句話: 「人生最大的幸運,便是天黑有燈,下雨有傘,身邊有人,家中有愛,人生有福,余生有光。」

多少倒霉的落魄者,到了黑夜,連燈都沒有,只能孤零零地在黑暗當中,獨守每一分每一秒的艱難時光。

多少運氣不太好的人,一出門就遇到了暴雨,一做事就遇到了意外,根本沒有任何的準備,也沒有任何的辦法,只能讓自己活得狼狽。

如果有一天,我們發現黑夜將至,暴雨襲來,那我們不妨自己給自己點燈,自己給自己打傘。 唯有自己渡自己,老天才會來渡我們。

很喜歡這麼一句話: 「天不渡人,唯有自渡。」

沒必要對他人有太多的期待,沒必要對命運有什麼要求,只要把本分做好,事先做好準備,那選擇「自渡」的我們,就會擁有長久的后福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