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:退休后,和老同學吃一頓飯,就會發現以下幾個真相

li李 2022/09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詩曰:「故人別后書來勸,乍可停杯強吃飯。」

古時候,交通不便,信息不暢,和同學們聯系,只能是一紙書信;聚會是一種奢侈。

現在好了,動動手,就可以約上三五好友,吃頓飯,嘮嘮嗑。不能來吃飯的,也能在群里看到吃飯的動態,分享聚會的喜悅。

少年時,讀書十余載,同窗幾十上百個。每一次分別,寫下一句「勿忘我」。

退休了,再相聚,大家都有時間,也不擔心收入問題。在家小聚,在飯店大聚,在旅途中享受生活......想起來就很開心。

「流光總是把人拋」,和老同學吃一頓飯,就會發現以下幾個真相。

01

從重要崗位退休的人,不再是「趨炎附勢」的對象,難免會坐冷板凳。

中年時,同學們的層次慢慢拉開。有人混到了上司層次,有人在底層打工,還有人在農村生活。窮得掉渣的同學,也有幾個。

每一次聚會,同學們都會圍著有錢有勢的人轉動,敬酒、說虛偽的話、邀約下一次單獨聚會,甚至會送禮上門。

富在深山有遠親,窮在鬧市無人問。同學交際,也有類似的情況。

作為職場中的人,相對來說是高層次的人,聚會時,位置顯得重要一些。

退出職場后,再論資排輩,顯然是不太妥當的。對于一些習慣了被吹捧的人來說,會覺得很失落,內心有一股莫名的怨氣。

總有一些老人,離開了崗位,但是走不出「自我」。別人稱呼他「某處長、某科長」是客套,并不能太當一回事。

02

身體抱恙的人,不一定會得到關心,還會被人嫌棄。

我的表舅老張,前些年得了舌癌,在廣州某醫院動了手術,雖然恢復得不錯,但是留下了「管不住口水」的毛病。

老張去參加同學聚會,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:同學和他打招呼之后,就躲得遠遠的。擺明了就是嫌棄。

人過了六十歲之后,病痛是在所難免的。好同學,不會因為病痛而弄丟關系,并且會堅定地站在一起,互相鼓勵。

比方說,晚清大臣曾國藩病重時,很多同學來看望他。病故后,在西北戰場的左宗棠悲痛地說:「唯兩江替人殊非易易,時局未穩,而當時賢能殊不多覯,頗為憂之。」

帶病參與飯局,本是一件值得點贊的事情,但是有的同學,卻「明哲保身」——用遠離別人來體現自己珍惜健康,真的令人心寒。

03

家境富有的人,喜歡高談闊論,吹噓自己,炫耀兒孫。

退休之后,誰都是普通人,但是有的人不服氣,認為自己始終高人一等。

自己離開了位置,但是兒女有了位置。可以把兒女的那點出息,當成自己的資本。

一個人越喜歡炫耀自己,越窮。甚至是打腫臉充胖子,壓根就沒有能耐。真正有本事的人,都在低頭吃飯,主動敬酒。

聚會時,人品好的人,還會考慮到窮人的感受,主動給窮人好臉色,新希望。

唐代,有一個地方官李寰,生日宴上,表兄武恭送來一件舊棉襖,說:「這是李尚書穿過的,你以后穿上它,就事業發達,也能做尚書。」

過一段時間,武恭擺了生日宴,李寰送了舊頭巾,說:「這是洪崖成仙時戴的頭巾,送給你,祝你快樂像神仙。」

兩個家境不富有的人,用舊物傳遞了美好的祝福。這份情,難能可貴。

如果在飯局上,有人抬高自己,貶低別人,顯然是借機會往臉上貼金,把氣氛搞砸了。要是有一些鄉下來的窮人,連聚會的錢也湊不齊,就真的無地自容了。

悄無聲息地幫窮人,墊付聚會的錢,有可能的話,大家想辦法拉窮人一把,讓所有的同學,都能安度晚年,才是可圈可點的啊。

04

總有一些同學,永遠都見不到了,回想起來,讓人心情很不好。

生老病死是常事,但是在交談的時候,大家盡量避開。

上了年紀的人,開口閉口就是「某某過世了、某某病得不行了」,肯定會很掃興。

同學聚會時,曬老照片,談往事,是少不了的。當我們談到某個同學的時候,往往會心里一陣痛苦,想起他過世的情況。

好端端的飯局,因為談到了生死的問題,變成愁容滿面了。

我的同學新華,在大學畢業后兩年,去鄉下走親,意外過世。因此每次拿出同學畢業照,都會很難受。

畢業二十年聚會,發現同學小陶,正在化療期。她和同學們說:「也許是最后一次看到大家了。」話音剛落,有女同學在一旁哭出了聲音。

當聚會變成了生離死別,是悲,還是喜?反正心情不太好,對于脆弱的人來說,很長時間,都會耿耿于懷。

05

任何事情,有利有弊。作為退休的人,參加聚會,應該抱著陽光的心態。社交方面,做到「少而精」。

同學聚會,不要強求。和三五個談得來的人,小聚;和遠方的同學,聯系一番,相見不如懷念;看不慣的同學,就不要去理會了。

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。走散的人,能不能重逢,就隨緣吧。

如果遇到鬧心的事情,就一笑而過,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跡。想一想,自己也是一位老人了,哪有什麼東西值得在乎呢?

新時代,誰家都不缺一頓飯,只是和誰吃飯,感覺不一樣。

等走不動時,還能在同學群里,知道有人記得你的名字,就是晚年最大的安慰。

用戶評論